Pascal Raffy 樹立的長期戰略和愿景

傳承與創新,情感與熱情

Pascal Raffy 的介紹

Pascal Raffy 對腕表的無限熱情、制定的長期戰略與愿景造就了播威工坊在制表藝術上的最高造詣。

高級時計

Pascal Raffy在孩提時代常常會與祖父一起度過周末。Pascal Raffy 的祖父是一位腕表鑒賞家,收藏了許多時計工具,而且總會展示給Pascal Raffy看。也是從那時起,Pascal Raffy開始接觸并探究高級時計的美妙世界。他會了解每款腕表的具體特征、歷史或它們各自對高級制表業的技術或藝術發展的影響。

Pascal-Raffy_Original_757

現狀

這足以激發出對高級時計的熱情,更重要的是,會給 Pascal Raffy 帶來新的價值理念,并使他真正注意到傳承下來的真正的奢華腕表。這些品質如今成為播威工坊不斷取得成功的根基。Raffy家族原本來自法國阿登地區,在十七世紀以前一直被稱為“Raffin”,在 Pascal Raffy 出生前,整個家族主要定居在瑞士。十八歲的Pascal Raffy 迫切地希望獲得獨立,于是前往巴黎學習法律。在巴黎留學期間,他遇到了自己未來的妻子,并且獲得了個人收藏中的第一批時計。

一段令人稱頌的歷史

到了二十一世紀初,Pascal Raffy 暫停工作,將重心從工作轉移到家庭中,開始專心陪伴孩子。在此期間,他經人引薦接觸到了播威工坊。這位沉積多年的“睡美人”需要注入新鮮“血液”——資金投入——以重獲昔日的輝煌和榮耀。1822年,當時的播威工坊非常出名,推出了一系列標志性的時計工具,該計時工具以12點位置表冠和經典表環為標志,這段輝煌的歷史立即吸引了Pascal Raffy。很快,2001年,現任總裁Pascal Raffy正式入主公司,成為播威唯一的所有者。他大刀闊斧,制定出播威未來詳細的長期發展規劃:延續播威內部制表工匠們無與倫比的精湛技藝;實現上下一體化開展品牌垂直整合工作;重新恢復完全由內部生產機芯的業務。正如Pascal Raffy所愿,這三項舉措后來成為播威BOVET 1822 獲得成功的主要跳板。


播威工坊

2006年是播威BOVET 1822快速發展的一年。在短短幾個月中,Pascal Raffy 成功給播威工坊增添了新成員:BOVET 1822 Manufacture de Cadrans(播威1822表盤制造廠),DIMIER 1738Manufacture de Haute Horlogerie(Dimier 1738高級鐘表制造工坊)以及 Chateau de M?tiers工坊。此次并購讓公司徹底獲得了獨立,使之有機會進一步提高質量水平。自此之后,腕表行業的收藏家、專業人士和熱情的觀察家每年都會盛贊播威采用的先進技術。不過,播威在開拓創新的同時始終傳承著公司二百年來不斷取得成功的傳統制表工藝。Pascal Raffy不僅行事嚴謹,有條不紊,而且他還極具敏銳洞察力,在選擇上具有高瞻遠矚的魄力——大家普遍認為,他是當下富有遠見卓識之人。此外,他的個人內在魅力會立即贏得所有人的贊賞。

“我很高興,且很榮幸地發現,在最近15年,我們一直能夠堅定不移地維護我們特有的傳承。”
Pascal Raffy 2015年5月15日

Amadeo? 系統

Pascal Raffy 對腕表的無限熱情,制定的長期戰略與愿景造就了播威工坊在制表藝術上的最高造詣。現代時計的發展離不開他引入的 Amadeo? 系統,該系統能將時計變成座鐘、懷表或雙面腕表——而且無需任何工具就可實現。

Mr Raffy Bovet

傳奇歷史

陀飛輪首次出現在懷表的黃金時期,設計以抵消時計垂直放置時受到的重力影響。因此對于一家久負盛名的陀飛輪機芯制造商而言,產品的多功能性實在必不可少。在 Pascal Raffy 的領導下,播威工坊以及各部門將秉承其始終如一的態度,充分尊重它輝煌傳奇的歷史,在此基礎上不斷進行創新。

Pascal Raffy 喚醒了這位睡美人。憑借品牌顯赫的歷史名聲,可以預見播威BOVET1822的未來定必一片光明。